北京未保中心的“全能爸爸”王帅:帮助“折翼”小鸟重回天空

我可以假装你“爸爸”

“等你结婚典礼那天,我可以假装成你的‘爸爸’。”王帅的这句话让默默瞬间泪崩。对于在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(以下简称“未保中心”)长大的默默来说,或许婚礼上挽着父亲的臂弯从来都是不敢想象的。

97日,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,孩子们围在王帅身边。

大兴区青云店镇的一隅,一段十余公里的林荫路隔开了“未保中心”和“外面的世界”。

“未保中心”里的孩子们有的轻微违法,有的身患重病,有的失去了父母,有的不幸残障。

王帅和孩子一起玩耍。

作为“未保中心”教育管理科的工作人员,王帅日常负责受助儿童的教育教学和生活照料。在计算机、画画等课程方面,他是多才多艺的老师;在篮球场上,他是并肩的队友;在敞开心扉的交谈中,他是循循善诱的父亲;在理发、做饭等生活照料上,他又像是一位母亲。王帅最大的愿望就是“孩子们离开我之后,能在社会上立足,能不再封闭自己”。

“偶像式教学”感染孩子

只要在孩子们身边,王帅就会感觉特别“被需要”。

97日,王帅给孩子理发。

大约十五分钟,小男孩原本的头发就被剪成了精干的“莫西干头”,后面还留着“狼尾”。

除了理发以外,打篮球、做饭、画画、跳舞、唱歌,甚至是颇有难度的武术和形体动作,王帅都会。

王帅认为,要想吸引孩子们投入学习,需要事事走在孩子前面,“我管这叫‘偶像式教学’,让孩子从心里认可和佩服,才会真正感染到他们。”

98日,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,王帅教孩子们做菜。

97日,王帅和孩子们打篮球。

孩子们和王老师相处久了,总能在孩子的身上看到王老师的影子。因为王帅是左撇子,原来习惯用右手的一个男孩投球时,会学着王老师用左手发力;因为王帅每次收到朋友送的零食、饮料后都会带来分给孩子们,那几个经常出去演出的大孩子在拿到别人赠予的奖励时也会留下来,等回到“未保中心”时分给其他孩子;因为在计算机房看到王帅把基本已经报废的机器收集起来重新拆解、维修,最后拼出十几台可以正常运作的计算机,有的孩子开始喜欢计算机;因为经常和王帅一起尝试各种各样的食材做饭,有的孩子开始喜欢上烹饪。

帮助“折翼”小鸟重回天空

201811月,北京市民政局组织教工去国外学习,王帅从芬兰的特殊儿童教育中改变了教育观,“让孩子立足社会是关键,他们不仅要有技能傍身养活自己,还要学会怎么和‘未保中心’以外的人交流,要有对钱的认知”。

98日,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的菜地里,王帅带着孩子们采摘。在这里,他也会和孩子们一起种菜。

菜地里,一个正在采摘蔬菜的孩子满头大汗。

为了不与社会脱节,王帅在“未保中心”里建起一个虚拟货币交易系统。“5块到100块的虚拟货币,要让孩子们学会如何赚钱。”孩子们平时参与课程、参加重大活动、帮管理员做事等都能获得不等的货币奖励。有捐助物资下发到中心,孩子们就可以拿着这些货币来“消费”,换取自己喜欢的东西。“要让他们体验,通过努力挣了钱,然后再去消费,这是价值观的塑造。”王帅说道。

王帅时不时还会带孩子们“走出去”,教他们如何乘坐公交、地铁,如何点餐吃饭。

孩子们正在玩滑板车。

从踏出“未保中心”大门开始,王帅就让孩子们掌握主导权,“公交坐过站了我也不会说,要让孩子们自己发现,自己换乘。导视图也要让他们自己看,出口要自己选。”提醒孩子们乘坐电梯时注意乘梯礼仪,注意公共场所文明行为。他也会带孩子们去游戏厅或滑冰场,体验一下同龄孩子的生活。

97日,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,孩子们正在打篮球。

孩子们离开“未保中心”,会融洽地和社会交臂共舞。王帅则依旧守在他们最初的“家”,陪下一批孩子成长。

王帅最大的愿望就是“孩子们离开我之后,能在社会上立足,不再封闭自己。折翼的小鸟在修复后能够回到天空。”


日行一善,善暖人间。

https://www.cywgy.com/mltx/202109/1860.html